http://www.pingsix.com

南极日记(五):进入西风带

离开霍巴特不久,我还没来得及细细观察雪龙船,雪龙船就驶入了西风带。  西风带是位于副热带高气压带与副极地低气压带之间的行星风带。副高向副极地低压散发出来的气流在地转偏向力的作用下,偏转成西风,因此西风是在西风带的盛行风。而南纬40—60度之间几乎全部为辽阔海洋所环绕,表层海水受风力的作用,产生了一个自西向东的环流。由于常年吹刮西风,这个海区里风大浪高流急,终年浪高在5米左右。

西风带通常是指大致在南北纬35至65度之间的区域,该区域的空气运动主要是由西向东,在对流层中上部和平流层下部尤其如此。副高向副极地低压散发出来的气流在地转偏向力的作用下,偏转成西风,因此西风是在西风带的盛行风,海上风浪较大。地表附近,南半球的西风带比北半球更为明显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几米高的自西向东的海浪作用在向南开的船身上,就形成了雪龙船的左右摆动,即横摇。在离开霍巴特的第二天夜里,这个摆动就达到了10度左右的峰值。晕船反应是从下午开始的,当时领队还在开中山站度夏科考队的会议,开到一半的时候,就有队员忍不住出去呕吐,散会后队员作鸟兽散,估计都晕的不行回宿舍躺下了。我仗着自己从小在江边长大,习惯坐船,就在甲板上看海吹风,看着船的舰桥轮廓一会和海平面平行,一会交叉,估计摆动周期在5秒以上。大概呆了一个多小时,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船摇的,就有了一点心悸的感觉,心想还是上床躺着吧,不然累积到恶心就该想吐了。略吃了一些晚饭,发现下床吃饭的人少了很多,平安无事的到了夜里,怎么也睡不着,后来发现是床随着船摆动发出巨大的“嘎吱”声,于是用耳机堵住耳朵,终于得以安睡了。

此次南极科考,将四次穿越西风带,这对船员及科考队员来说无疑都是一个巨大挑战。第一次穿越西风带和冰区航行、第二次穿越西风带、第三次穿越西风带、第四次穿越西风带。 参加南极科考之前,曾听说过西风带的威猛,会让我好好享受一下。遗憾的是,此次我只参加第三、四次穿越。1月19日,从霍巴特上船后,队员便告诉我了这次西风带的“刺激”。在第一次穿越中,“雪龙”便受到了西风的“挑衅”,最大风力达到13级,最大涌浪达到6.0米,是2000年以来“雪龙”穿越西风带最为艰苦的一次航行。第二次穿越,西风依然不给“雪龙”面子,遇见最大风力达到7级,最大涌浪达到3.0米。先后有两个西风带气旋对“雪龙”的航行产生影响。 第三次穿越开始了,1月22日从澳大利亚霍巴特出发前往中山站,我做好了充足准备,提前贴上了2个晕车贴,迎接西风的肆虐。果不其然,坐在五楼办公室,我逐渐感受到了“雪龙”的颤抖,前后翻滚,一浪高过一浪,似乎在回击西风的纠缠。此时,我的头部和胃部也收到了鸣金开战的信号,反应愈发激烈。刚开始,我还试图转移注意力,边看文献边听音乐,无奈还是不行,胃内部的化学分子开始剧烈反扑,我冲向了洗手间……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澳门皇冠游戏平台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