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pingsix.com

价值百万美元的教育问题:儿童学习第二语言能力的最佳年龄是几岁?

  原标题:轻视外语教育,西方遇难题

假如你用一个人听得懂的语言跟他说话,你会走进他的脑海里;假如你用他的语言跟他说话,你会走进他的心里。-----南非前总统曼德拉

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


  “美国人正在失败,因为很少有人会说第二门语言”。美国前白宫幕僚长莱昂·帕内塔日前撰文称,美国或许仍是全球经济大国,“但我们一再亲眼目睹我们的影响力逐渐衰退。在一定程度上,这与我们受制于无法充分了解其他国家和人民,以及无力与对方进行有效沟通有关。然而,令人烦恼的是,我们仍在继续忽视非英语语言的培训和教育,而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缺深思熟虑的短视迹象。”

第二语言,指的是一个人在获得第一种语言母语之后,再学习和使用的一种语言。世界各国对于儿童学习第二语言的最佳年龄问题,一直讨论不休。有人说,这是一个"million dollors questin",一个价值百万美元的教育问题。

  在全球化的浪潮中,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被视为语言和文化的输出者。然而,在世界各国交往越来越紧密之际,西方媒体猛然发现自己国家的外语人才已跟不上世界发展的需求,开始探讨自己的外语教育是否存在缺失。

在全世界范围内,英语作为国际通用世界语言已经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,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就开始了,中国儿童学英语已经成为一个必备的技能。现在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速扩大,中国在全球经济地位的强势提升,也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学习中文。近期英国针对1000多名未成年人父母的调查显示,有超过一半的英国家长认为,学中文有助于孩子未来事业的发展。澳大利亚的中小学课堂也开始开设中文课,外国人学中文也变成了一股热潮。

  美国外语教育40年没变

未来社会,具备至少两种或多种语言能力,将会手握一张行走世界的通行证。

  据美国《旧金山纪事报》6日报道,在1979年,当帕内塔作为美国总统的外语与国际研究委员会委员时,该机构就发现“美国人在外语上的无能‘令人愤慨’。”去年,美国人文与科学院又发布一份类似报告《美国的语言》,其结论与近40年前惊人相似:“英语排斥其他语言的主导地位,已在国内外产生各种不便——无论在商业、外交、公民生活还是在理念交流领域。”

重要性不必言说,那么这个价值百万美元的教育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呢?

  在这两份报告之间的几十年内,全世界已经发生巨变。如今英语已成为联合国、世贸组织、国际刑事法庭以及国际商界的非官方语言。“然而,仍未改变的是仅有英语是无法满足我们在一个全球化世界内的需求,”佩内塔写道,“在国家安全面临严峻挑战的时代,例如我们今天面临的那些挑战,以及在存在巨大机遇的时代;打开新的国际市场,我们却发现我们自己难以找到能以非英语语言谈话、书写和思考的人才。在那些时刻,我们四处搜寻能用普通话、日语、俄语和普什图语交流的人。”在佩内塔看来,“语言培养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。等到我们教育并培养我们所需的会说特定语言的人员时,将会为时过晚。届时危机已经转移。其他国家已经占领新市场。”

我们随机采访了20组双语家庭,并查阅了很多相关资料。发现儿童学习第二语言的过程具有很强的个体差异性,比如外在环境、个人兴趣、语言敏感度、父母的双语能力、甚至遗传因素都有关系。所以关于这个问题,众说纷纭。有一些家长认为:“越早越好。”也有一些家长认为:“为了避免语言思维上的混淆,应该在强势母语形成之后,在接触第二语言的学习。”的确有很多实际案例表明,在一个双语家庭里,妈妈说中文,爸爸说英语,孩子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双语的能力,孩子两种语言都能流利使用。但是也有不同的声音,2016年3月,外滩教育曾发表一篇文章《不恰当的双语启蒙,可能毁掉孩子一生的思维和表达》,引发了上万条华人家长的热烈讨论。讨论的热点,认为过度重视双语能力培养的教育方式,可能会导致每一种语言都不能形成深度思考的能力,造成对母语深度理解能力的缺失。

  “象征性的让大学生接受6个学分的外语课程显然是不够的。”美国教育专家霍雷曼表示,外语学习在高中时期是最为有效的,而美国的教育体系却让学生浪费了这个黄金时段。幸运的是,美国商界领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他们支持采取有效措施,包括培养并认证更多语言教师、打造更多公私合作项目、鼓励移民并改善美国学生赴国外留学机会等。正如美国人文与科学院的报告得出的结论,美国需要尽可能让所有年龄阶段、各种族和来自各种社会经济背景的人接触更多语言。

从学术角度来看,德国慕尼黑大学的时间生物学家E.Lenneberg 曾在1967年提出语言学习关键期的假说,认为儿童通过习得自然获得一种语言能力的关键期,从2岁开始,终止在10-13岁。一旦关键期结束,一个人就丧失了通过模仿和潜意识习得轻松掌握一种语言的能力,不得不通过大量的记忆和练习来积累。这两种方式的差别,是“习得”和“学习”的差别,“习得”是自然而轻松的,是潜意识的获得,就好像每个人自然而然就学会了用母语说话。而“学习”一门语言是比较痛苦的,因为需要大量有意识的背诵和练习,机械式地获得语言的能力,比如很多中国学生从一年级就开始学习英语,但仍有很多人大学毕业仍然不能开口流利使用英语。

  澳多元文化面临语言挑战

美国也曾做过一个调查研究,发现3-7岁之前移民到美国的人,英语仍可以达到跟母语相当的水平,但8岁之后移民到美国的人,英语达到与母语相近的水平可能性越来越小,年龄越大,差别越大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澳门皇冠游戏平台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